Mr Tuatara

18 10 月 2021

没有评论

Home 博物大观

谁会飞向胜利?

谁会飞向胜利?

新西兰拥有最神奇的野生动物! 然而现在,我们 80% 的鸟类(以及 100% 的蝙蝠)都遇到了麻烦。 气候变化、栖息地破坏和入侵捕食者是对我们所有本土物种的巨大威胁。 如果我们悉心保育我们的河流、森林、海洋和气候,我们就能把这些动物带回它们原本在野外的家!

2021 年度鸟王(Bird of the Year)竞选活动已经开始!英国《卫报》认为,这场选举活动是继总理大选之后,新西兰最重要的一场民主选举运动。与选本国领导人不同,鸟王的选举不需要严查身份!无论您是新西兰公民、居民还是偷渡客,甚至您是外国人都可以投出神圣的一票!这场选举无需查验身份,并且只接受邮寄选票!

今年,我把选票投给了下面的这几位!您打算怎么投呢?

网络图片:https://nzbirdsonline.org.nz/

新西兰鸻(栗胸鸻)

常用名:New Zealand Dotterel,Tūturiwhatu
物种名Charadrius obscurus
生    存:遇上很多麻烦

栗胸鸻曾经在新西兰南北岛广泛分布,但是今天南岛已经很难看到它们的身影,即便是北岛种群也不过2500只左右的规模。因为它是天生的伪装大师,喜欢把鸟巢建在沙滩上,所以人们很难发现它们。车辆碾压和无意踩踏是常见的事故。有害的入侵物种是它面临的另一大威胁。家猫也很喜欢捕捉它们为乐。

投票理由:小女在今年早些时候建立了第一个学生新西兰鸻保育协会(SKC NZ Dotterel Conservation Society)!孩子们将开展夜视监控、建立诱捕线、设计周边产品、向邻居发放宠物项铃…… 女儿的工作,必须支持!

长尾蝙蝠

常用名:Long-tailed Bat,Pekapeka-tou-roa
物种名Chalinolobus tuberculatus
生    存:遇上大麻烦

蝙蝠,新西兰唯一的陆生哺乳动物。尽管它很会飞,但它绝对不是鸟类。16年来,它也是第一次入围新西兰鸟类竞选。主办方表示,并不是新西兰的教育水平太差,我们不知道哺乳动物和鸟类的区别,而是希望通过这个操作,让人们意识到这些新西兰的原住民正在遭受着严重的威胁!

投票理由:我担任生态顾问的保育项目(Pest Free Howick Ward)经过多年的努力把 Mangemangeroa Reserve 的有害入侵物种控制在较低的水平。长尾蝙蝠在这里成功放飞野外。去年夏天,住在保留地周围的 YES! Camp 的孩子去森林里寻找,并接收到它们的无线电波!此外,女儿为保育协会聘请的动物学家本恩是蝙蝠的疯狂爱好者,这些天我被他刷屏啦!🤣

网络图片
网络图片

斑尾塍鹬

常用名:Bar-tailed godwit,Kuaka
物种名Limosa lapponica
生    存:遇上麻烦

长腿涉禽,微微上翘的喙从粉红色慢慢过渡到黑色。每年在阿拉斯加哺育后代,之后飞行上万公里来到南半球过冬。有趣的是仅仅四个月的雏鸟也可以完成这样的飞行。新西兰种群数量约8万只。每年三月,它们从奥克兰附近的泰晤士河口起飞,飞往鸭绿江口,在那里稍作休息后,前往阿拉斯加。九月回到新西兰。

投票理由:全球新冠大流行期间,跨越边境的旅行都不得不在酒店隔离十几天。但是,斑尾塍鹬可以完全打破这个限制。鸟类的自由飞行,真是让我羡慕!2021年9月26日,斑尾塍鹬 4BYWW 打破了同类 E7 保持的世界鸟类不间断飞行纪录——不间断飞行 204 小时,距离长达 12,200 公里。

垂耳鸦

常用名:Kōkako
物种名Callaeas wilsoni
生    存:遇上很多麻烦

从喙的根部延展出来的肉赘,造就了三个新西兰特有的物种。我们把它们归为“垂耳鸦科”。这也是新西兰独有的鸟类科属。它们是垂耳鸦、鞍背鸦和兼垂耳鸦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兼垂耳鸦已经灭绝。垂耳鸦有两个亚种,南岛垂耳鸦(橘色肉赘)和北岛垂耳鸦(蓝色肉赘)。南岛亚种在早前已经宣布灭绝,但近些年有人宣称重新发现它们的身影,但是尚未完全得到确认。如果您在南岛旅行时拍摄到清晰的图像,将有一大笔奖金等待您的领取。

投票理由:YES! Camp 营员间广为流传的“江湖传说”——为了找到垂耳鸦,在传奇学长的带领下,大家在野外足足追踪了5个小时。当然,有两个小时的“冤枉路”是因为学长认错了地图 ✌️ 当所有人都精疲力尽时,垂耳鸦在枝头显现,慰问大家的辛劳和执着。只要付出,总会有收获!此外,垂耳鸦也被印在新西兰 $50 的纸币上。在这个全球通胀的时代,一张张的“垂耳鸦”从指尖悄然滑出,而我们换回来的东西却越来越少。

网络图片

缝叶吸蜜鸟

常用名:Stitchbird,Hihi
物种名Notiomystis cincta
生    存:遇上大麻烦

缝叶吸蜜鸟科下唯一的物种,新西兰特有。它有略略弯曲的喙和长长的舌头,这有利于它获取更深层的花蜜。Hihi 非常漂亮,甚至有像眉毛一样的装饰羽毛。实际上,这也绝非仅仅是装饰。在战斗中,Hihi 会竖起自己的“眉毛”,使自己显得更加威武。这与毛利战舞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吓唬人,我是认真的!

投票理由:生物进化路线纷乱,直到今日科学家也没有明确它的进化图。因此,缝叶吸蜜鸟科下只有缝叶吸蜜鸟一个物种。尽管名字是吸蜜鸟,食性也花蜜,但是其 DNA 图谱与垂耳鸦的近似度高于与其他吸蜜鸟的关系。Hihi 始终提醒我,学海无涯,唯有热情和探索精神才能带我走到彼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