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 Tuatara

24 5 月 2017

没有评论

Home 徒步天下

不翼而飞的外帐

不翼而飞的外帐

计划一月有余的独自丛林露营就在今天。昨夜收拾行囊时就已经兴奋不已。唯一的担心就是丛林里变化无常的天气。所幸,好朋友慷慨地把他的单人帐篷借给了我,这样我就可以减少很多的负重,还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。

一早起床,响晴薄日,秋高气爽,绝对是爬山的好日子。身未动,心已达。在森林里把车开到100公里每小时,还能随手拍张照片,我也是醉了。

今天的目的地是 Whatipu Taniwha 们的开会之所,Taniwha 是毛利传说中的“龙”,每个水域都有一只 Taniwha 守护 ,毛利人和欧洲人最早登陆新西兰的地点之一。它的具体位置就在怀塔克里森林的西南角,塔斯曼海 Tasaman Sea 和曼努考港 Manukau Harbour 入海口之间形成的夹角地带。今晚的野外露营地就在 Whatipu Campground。

数月前,我带北京二中的校友去曼努考角 Manukau Heads 的灯塔旅行。从那里刚好可以遥望到 Whatipu。我们森林学校的大力支持者也是我和 Ryan 的导师,鲍勃·哈维爵士 Sir Bob Harvey 在年轻时曾经从 Whatipu 游泳横跨曼努卡沙洲。这个壮举有多难呢?要知道,曼努考港的入海口以狂野的风浪而著名。1863年2月7日,英国皇家海军俄耳甫斯号 HMS Orpheus 在这里搁浅,造成 189 人遇难。震惊世界。

从灯塔远眺 Whatipu
网络图片:一幅记录这起沉船事件的水彩画。作品现藏于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。

开车经过仅有一间商店的小镇 Huia 原名 Te Huia,得名于曾雄踞于此的毛利酋长,后被简化为 Huia。据说这间商店也有 131 年的历史了 时,在海滩上看到一位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在戏水,就停下来拍了张照片。在大自然中成长的孩子真是太幸福啦!这和我育儿的理念很是接近:Reconnect to nature 重归大自然 ,不要再沉迷于电子设备。

继续往前开,快到 Little Huia 的时候,一道混杂着绿色、蓝色、黄色还有白色的“闪电”从车头掠过,那一定是神仙翠鸟 Sacred kingfisher/kōtare,Todiramphus sanctus 啦!

网络图片:Kingfisher © Brian Anderson

不到一分钟的车程,Little Huia 的小溪拦住了去路。只能放慢车速缓缓驶过。一对天堂鸭 黑胸麻鸭,Paradise Shelduck/pūtangitangi,Tadorna variegata,新西兰特有种 在滩涂上寻觅着早餐。棕黑色的公鸭亦步亦趋地跟随在满头白发的母鸭后面,小心谨慎,不敢怠慢。

网络图片:Paradise shelduck © Peter Reese

再往大山里开出 1-2 公里,路面没有了柏油,也变得窄了很多。从 Titirangi 开出来50分钟的样子,我来到了今天的目的地 Whatipu。

偌大的营地,空无一人。在山脚下找到一块地势平整的草坪,作为我今晚的宿营点。因为没有人,所以把车子开到很近的地方,这样就不用辛苦地把装备背过来了。

打开朋友的单人帐篷,把内帐小心翼翼地铺在地上,起身去找外帐,结果发现帐篷包里什么也没有了。Word 天呀!这可怎么办?难不成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?

站在那里发愣的时候,营地的管理员 Wayne 走过来聊天。他先是向我介绍 Whatipu 的历史。紧跟着就是徒步推荐——如何沿着希拉里步道的 Omanawanui Track 在悬崖顶观赏曼努考海港的美景,再沿 Whatipu Stream 回到营地的3个半小时的徒步线路。他还建议我去 Whatipu Caves 来个岩洞探险。

真的会是很棒的体验!可我没有外帐,总不能就睡在草丛里吧?Wayne 似乎没有发现我的焦虑,继续口若悬河地讲他的故事。我的脑子则在飞快地运转,希望找到方案。

Wayne 还在滔滔不绝,一片乌云悄悄遮住了我们头顶的蓝天。阴沉的气氛打断了他的谈兴,匆匆道别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我只好把帐篷先收好,放回车里。雨就在这个时候倾倒下来。我紧跑几步,窜进旁边的小木屋,坐在木凳上发呆。

屋外的雨越下越大,没有一点停止的趋势。这样下去,就算我只睡内帐也是不可能的了。借着微弱的手机信号,我给 Ryan 发了短信,解除他今日“紧急联络人” 新西兰户外运动安全要求,欲知详情可注册“户外安全培训” 的职责——“Forgot to pack my tent. I have to go back.” 忘带帐篷,打道回府!

开车回家,山外还没有一丝下雨的迹象,但乌云已经漫不经心地聚拢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