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 Tuatara

07 7 月 2017

没有评论

Home 徒步天下

生死由谁?

生死由谁?

这就是上次从“摆渡人的荒原”逃离后,投奔 Wings House Site 时选择的步道。但是,在急速的乌云的压迫下,我不得不放弃仓惶逃回营地。也就是在这慌乱间,我被隐藏在沙中的树藤绊倒,尽管努力不跌落,但还是挂了彩。今天,我能征服这个希拉里步道中最美丽也最险峻的一段——Omanawanui Track——吗?

从 Puriri Ridge Track 转入,一路非常的宽阔平坦。没有任何困难,我们就翻过一座小山。然而,麻烦在山顶出现了。浓密的雾气从奥克兰方向向这里集结。Ryan 说这雾里夹杂着令人不悦的炭灰味,但我真的没有闻到,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北京浓郁而纯正的帝都霾,或许是因为今天我的心并不在新西兰。 注:今天是我北京公司总经理 Nic 的追悼会。年轻的他因心脏病突发而离开了我们。他是我创业时的好帮手,也在我出国后全面接管了公司,让我后顾无忧。

原本山坳间可以看到塔斯曼海的海岸线,但就在举起手机的那一瞬间,大雾把海岸与森林阻隔。大自然提醒我,前不久 Nic 和我在奥克兰机场的小聚只是岁月静好的假象,而今天阴阳两隔才是现实给我的打击。那天,我劝他放下生活的迷雾,找到自己真正的方向 …… 但,这些现在看来都是些屁话。生不由我,死不由我,生死之间能由我?

转瞬间,雾气笼罩了整个山头。通向下一座山峰的步道也在连续按下两次快门的间隙中,被大雾弥漫。在悬崖顶,遇上这样的天气真不是什么好运气。一不小心就可能失足落崖,身葬鱼腹。

更有挑战的事情接踵而至。我们接下来要在20-30米左右的纵深中,征服一座海拔241米高的山峰,相当于攀爬一个 82° 的陡坡。我的计算对吗?答案就在文末!这比攀岩好不到那里。所幸,市政厅没有白收我的地税,在这个险峻的山岩上装备了铁锁,供我借力攀爬。

Ryan 捕捉到我狼狈的样子。塑料袋里装满我们补给时留下的垃圾。在新西兰的沙滩或森林,我们已经习惯不留下任何垃圾,而是统统打包带走。就像国内驴友们的口号“只留下脚印,带着你的垃圾”。这个必须要为你们点赞!

我的心情和那个塑料袋一样,毫无生气,蔫头耷脑。一方面是悲痛,一方面是疲惫。在迷雾中,漫无目的地行走,还好有前人留下的羊肠小道可以给我们带路。转过一个山坳,峰顶的标记就在前面等我。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好兄弟,他就站在那里向我憨笑。兄弟,我多想再抱抱你!

下山的路也并不轻松,狭窄和泥泞是常态。我们保持着行进的速度,但是大雾也没有懈怠,始终在我们身边若即若离。更多时候跑到我们前面,阻止我们看清大自然原本的容貌。生命也是如此,常常被一些东西遮住双眼,看不清生活原本的样子。

感恩,在过去的五六天没有下雨,否则下山的陡坡只能当作滑梯用了。感恩,在大雾中我们并没有迷失更没有意外。生不由我,死不由我,生死之间似乎也不由我,但我仍需努力做好我自己。

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峰,我们终于看到了 Whatipu 的海滩。雾,一头扎进大海化作无有。蜿蜒的海岸线在淡淡的雾气中一路向北延展,伸向没有尽头的远方。

Omanawanui Track

  1. 入口
    • Whatipu Road 中途,Puriri Ridge Track 的出口,马路对面就是这条步道的入口;或
    • Whatipu Road 的尽头停车场,在信息亭左转(面向大海),越过小桥,再左转(背对信息亭)。
  2. 用时
    • 全程2-3小时单程
    • 眺望点 1小时往返
  3. 难度
    • 高级步道(2021年起已经铺设了栈道,难度降低很多,但是依旧陡峭)

这是个错误计算:1)条件不足;2)用错了勾股定理/三角函数(用你的方法倒推一下,你就会发现这个问题)。欢迎来大自然里和我一起探索雨林里的欧几里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