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 Tuatara

22 9 月 2017

没有评论

Home 徒步天下

来自中国孩子的短信

来自中国孩子的短信

真不该和洋人出来徒步,他们的大长腿简直就是我的梦魇。在穿 10½ 号 UK 10½ 相当于中国的45号 鞋子 Ryan 的带领下,我们不到 2个小时就完成了 Gibbons Track。在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时,手机收到一条短信。在这深山老林里,居然有信号!我喊住 Ryan,借机休息一下。

喊住他是对的!这是 Sabrina YES! Camp 第1期营员,现就读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,主修环境科学 从中国发给我俩的短信。“My parents have already agreed my postgraduate study in New Zealand 🤗” 我父母已经同意我在新西兰完成研究生的学习。我们为一次露营就可以激发并坚固孩子对环境学的兴趣,感到非常欣慰。我们为她高兴,并回信表示祝贺。

故事是这样,Sabrina 一直为赴美留学做准备。她感兴趣的学科中就包括环境,但她始终为此徘徊。一来不清楚环境学究竟是怎样一门学科,二来对就业前景也是雾里看花。这和我当年的情景差不多。考大学时,我很想读环境工程,但是周边人包括老师都告诉我那个专业毕业后只能去环卫局。我没有勇气继续,放弃了。大学毕业进入央企,我刚好负责《蒙特利尔议定书》臭氧层破坏物质替代项目。这份工作再次唤起我对环境学的兴趣。五年后,我坐在了新南威尔士大学 UNSW,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的教室里。在营地,我把我的故事,工作和学习中对环境学的理解和盘托出与孩子们分享。这些真的对他们有帮助。

抬头看看 Muri Track 的指示牌。Muri,毛利语是“未来”。我对我现在所作的工作越发地骄傲。我不仅可以唤醒孩子们的未来,我也再次激活了我的未来!此时此刻,Muri Track 上空的天好像都比往日蓝了许多。前方郁郁葱葱的丛林,就是我们充满生机的未来!走!

Muri Stream 看穿了我的心思,在步道两侧不停地变换着身姿,一会在左,一会在右,好像在与我们玩捉迷藏的孩子。我的脚步也变得轻盈,想早早抓住这个小淘气。果然,它是一个小淘气。一面巨大的岩壁矗立在路的尽头。只有从这里下去才能继续我们的徒步。我和 Ryan 只能手抓铁索,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找着可以落脚的地方。饱经风霜的火山岩看上去并不那么结实。小石头不停地从脚下滚落,跳入小溪发出欢快的叮咚声。好像在嘲笑人类的笨拙。

绕过岩壁则是一路陡峭的下山台阶。比起 Gibbons Track 的泥泞和湿滑,这里的基础设施要好很多,基本上与为游客设计的新西兰九大步道 Great Walks 相当,以铺设好的台阶和木栈道为主。

在简单的步道上,我的体力恢复了很多,一路下山居然选择了小跑模式。我们只用了35分钟就抵达了连接 Muris Track 和 Pararaha Valley Track 的大草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