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 Tuatara

17 5 月 2017

没有评论

Home 主页

谢天谢地,我活着出来了!

谢天谢地,我活着出来了!

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雨。六点半,闹钟把我叫醒。窗外的雨声还没有停。原定的爬山计划是不是要取消?新西兰多雨的季节会使山路泥泞,又难走又危险,再睡一会儿吧!

收到一条微信,不想看,但又怕是 Ryan 的。他是我这次徒步的紧急联络人 新西兰户外运动安全要求,希望学习户外运动常识的朋友,欢迎参加我主持的“户外领导力”培训 。昨天,我和他说今早我要去爬山,六点半起床,8 点左右开始走少有人问津的 Horoeka Track,从 Piha 走到 Karekare,预计12 点出山。如果过了出山的时间,我还没有联络他,他需要报警去营救我。果然是 Ryan,他发微信问我是不是已经出发了。真想说“我不去了”,但又怕丢脸。25 分钟后,我出门了!

早上 7 点的奥克兰交通居然这么糟糕!除了秩序井然,与北京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正为奥克兰的交通感慨的时候,Ryan 又给我发了一条微信,“雨大,路滑,我和你一起走。Titirangi 见。”感动得我热泪盈眶。

快 9 点半才到 Titirangi。在我钟爱的 VEVO Catering 买了一杯咖啡和一个司康饼,换上 Ryan 的车就出发了。Horoeka Track 在 Te Ahu Ahu Road 和 Piha Road 的交叉口。但是,我们转了几圈也没发现,最后还是 Ryan 眼尖,在一片树丛中发现那个小小的标志。

有没有觉得 Te Ahu Ahu 这个名字很熟悉?对,这就是我上周从克里克里攀爬到墨色湾,回来时走的那条步道的名字。好亲切!

穿上雨衣,背上徒步包,我们出发了。地图上说这条步道 1.4 公里,30 分钟可以完成。出发时 10 点 10 分的样子。一路下山的步道应该不难。我很有信心。但是走进步道没有 20 米,我就傻眼了。

什么情况?Ryan,你怎么也不能等等我!接下来……

我新买的徒步鞋呀!Ryan 像是猜透了我的心思,“Nigel,把脚搞湿吧!这样你就不用浪费精力了。这么泥泞的路,你需要专心和安全,不是保护你的鞋。”

“嘿,伙计,我不在乎我的鞋,尽管它是上周才买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转过几个弯之后,Ryan 不见了。这是来帮助我吗?不够意思!正在愤愤不平,一个巨大的树根挡住了路。我像大熊猫一样,四肢着地,面对步道小心翼翼地把一只脚放下去探路,但是太滑了,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。一直往下滑,上面的脚不得不跟了下来。我连忙抓住树根,尽快扭过身来坐在了地上,企图用我的体重阻止下滑的趋势。但是,我并没有停下来,继续往下滑。慌不择路,我迅速出腿,用脚顶住了路边成年的长矛木(Lancewood/Horoeka,Pseudopanax crassifolius 典型的生物变态物种,欲知详情,且在 YES! 的课外活动上分解。我终于停下了。这下好了!不仅鞋子湿了!屁股和包也湿了!而且我的身上全是泥!这要是没刹住,我的小命就交代了 😳

(实在狼狈,恕不上图 😡)

往前走不几步,发现 Ryan 在等我。他给我看他在前面拍的我的狼狈照,还调侃我说:“不错,舞跳得很好”。落井下石的家伙,“洋鬼子”果然都是坏人!然而,我错了!接下来,他往回走了几步。开始给我讲解什么样的须根可以在这个时候帮我增加摩擦力,什么颜色的地方不要碰,身体要保持什么样的姿势才不易摔倒,以及万一摔倒如何减少伤害。他一再强调,新西兰的森林,物种、土质、气候与众不同,在中国的经验不能照搬。Word 天呀!终于明白爬山的人为什么要带上本地向导了,不仅仅是为了找路,熟悉当地环境才有可能自保。

你不知道你是谁,直到你了解所处的环境!

温德尔 · 贝里

美国小说家、诗人 这句话成为我后来创办森林学校的动力之一——帮助移民家庭在新的国度,找到自己。

我俩说得正起劲,一只扇尾鹟(Fantail/pīwakawaka,Rhipidura fuliginosa)从眼前飞过。我们的眼睛立即行动起来去寻找它,生怕它消失在丛林里。万没想到,它居然落在了前方泥泞的小路上,还面对着我们叫个不停。我们往前走几步,它也起身往后飞几步,然后或在枝头,或在落叶间找个落脚的地方,萌萌地看着我们,等着我们。这小东西一点不怕人,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向我们说,但却欲言又止。它不时打开扇尾,就像 T 台上的模特,既骄傲又自豪,还带着一丝的冷峻。在毛利的传说中,扇尾鹟是传递死讯的信使。难不成我今天要在这长满长毛木的雨林里被上帝接走?想到此,不觉打了个冷战。

网路图片:© Peter Reese

扇尾鹟走走停停,最后对我们沉重、笨拙、缓慢的步伐失去了耐心,飞进了丛林。这时,Ryan 也加快了步伐,不一会儿就把我甩在了后面。转过一个弯,Ryan 变身成为了一个 Tree Hugger,吓了我一跳。

我也依葫芦画瓢抱住了一棵贝壳杉(Kauri,Agathis australis),用耳朵去仔细地倾听。空旷!但充满生命气息的空旷,好像水滴从下而上的穿行,更像天堂的平和与宁静。我想它在这里一动不动地站了至少200年,这就是它积累下来的生命力吧?

这里,我要提醒一下读者。当您在森林里拥抱贝壳杉的时候,请不要踩在它的根上,进出森林一定要清洗鞋底,以此防止贝壳杉坏死病的蔓延。

现在的我走起这些泥泞、狭窄、陡峭的林间小道轻松了许多,但是也累得不行。伸长了脖子看前面是不是已经到了森林的出口。忽然,耳边传来了机器的声音。我现在竟然爱上了噪音。我为听到“文明”的声音为之一振,终于熬到头了!走出森林,隆隆的马达声原来是在抢修路边滑坡的山体。我冒出一身的冷汗。这湿滑、泥泞的山路给有多险?还好 Ryan 来了,有他这个“新西兰土著”做向导,踏实了许多。感谢上帝,把 Ryan 派来!我活着出来了!

后记:走完这条步道,我们用了接近 60分钟,是地图上说的两倍。